【當掌聲響起】周杰倫交響曲及論文! 堪稱跨界天王

TVBS
更新日期:2011/08/26 00:16
張家齊

周杰倫如今在華語歌壇的地位如日中天,不過他的走紅程度以及作品的音樂性跟文學性,讓他的影響力不侷限於流行樂壇,而是成為一個跨界天王,先不提他已經在電影的導演及演出有亮眼成績,光是他的音樂作品,已經被古典音樂界編為交響樂曲,而他的歌曲跟背後帶動的社會現象,更成為大學院校的研究課題。

◎一句:有意思 練周杰倫

師大管樂隊指揮葉樹涵教授:「有沒有人記得我們上一次的菊花台演到哪裡?」

每週四晚上,師大管樂隊為著即將到來的公演進行團練。這一天,音樂系的學生像雕花一樣的反覆細琢,要把周杰倫的音樂雕出精準,雕出「屌」的感覺。葉樹涵:「一起換和弦,兩部、三部合聲出來。」

記者:「怎麼會選周杰倫?」葉樹涵:「其實這個套譜全台灣所有的樂隊都有了,全部的高中樂隊都有。」

說到流行的周杰倫,演奏古典的葉樹涵說,周杰倫的音樂很有意思。葉樹涵:「古典的底子是有的,曲子的結構很正確、很工整的,那合聲的部份也很漂亮,有些很漂亮的東西在裡面。」

對這群大學生而言,周杰倫比他們早了10年,是上個世代;但葉樹涵的觀察是,周杰倫的曲子裡,元素很中國,有比他更早的30年代。葉樹涵:「譬如說像菊花台,譬如說他是啦啦啦五聲音階,可以發現跟何日君再來啊,它的調性是很像的,它是很工整的,四小節四小節。」

就很像那個時代的音樂,周杰倫出道僅10年,但音樂普及全球華人地區;CNN去年選出他是亞洲25大重點人物之一,並以「非凡藝人」形容。

◎周杰倫 論文的題目

而國內對他的研究,早在5年前就有「周杰倫現象」的論文發表,研究中指出,在盜版和非法下載的猖獗年代,周杰倫卻銷路穩定,特別是他具獨立精神的異質創作路線,還甚至以羅大佑接班人來形容他,關注社會議題的地位。

學者說,除了「大明星」之外,他已經有著另一個位子。東吳大學社會系劉維公:「他確實有一種所謂的典範的轉移,特別是在流行音樂上面,一種典範的轉移,從過去流行音樂到現在流行音樂的發展,他其實有一些非常不一樣的。」

中正大學傳科所簡妙如:「周杰倫他的音樂,其實在近10年來的台灣音樂,他一定是佔有一席之地。」

碩士論文研究「流行音樂中國風」,鍾墉說,周杰倫就是指標。政大廣電所研究生鍾墉:「如果說中國風真的是一個潮流,在過去的10年內,的確引起了一陣熱潮的話,那周杰倫會是那個開山始祖。」

方文山的2本書幾乎翻爛,鐘墉坦言類似研究的參考書目非常少,他認為周杰倫處理中國風,之所以獲得認同,是因為不碰觸認同。鍾墉:「感傷舊情的就是那種感情的情歌,髮如雪、青花瓷、菊花台這種情歌,那種經典再詮釋的,例如說把西遊記啦、三國啦,不同的東西,本草綱目啦,拿來重新把中藥放進歌詞裡面,那包括還有練武術的、什麼龍拳啦、雙截棍這些,那很多很多不同的這些主題,其實他都沒有碰到認同這個東西。」 ◎周杰倫10年 台灣風雲變

周杰倫出道的這10年,台灣歷經政治經濟的重大挑戰,包括中國大陸崛起;中正大學傳科所的簡妙如觀察,周杰倫用去歷史化的拼貼,讓新世代避開了認同困境,也不必跟隨上一代的意識型態,相當高明。簡妙如:「他其實不試圖在歌詞裡面,講一個真實的歷史的故事,像我剛剛說,為什麼他的歌詞裡面會有一些中國的元素,可是卻是當代、這代可以接受的中國,為什麼?因為他不需要去處理那種真實的歷史,真實的兩岸關係的那種矛盾或衝突。」

不僅僅去歷史化的拼貼高明,簡老師也對周杰倫自認是貪心藝術家的想法,有稱許也有期許。簡妙如:「他曾經出來講音樂界的一個陋習就是買榜,然後虛報音樂的張數,那我覺得這部份他算是很有膽識。」 與社會對話的這一點,研究現代文學的洪淑苓教授說,這是周杰倫被認可的很大原因。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洪淑苓教授:「那就是從自我可以擴散出去到社會,可以有這樣的反應,那另外有一首梯田,是因為他覺得非常古老純樸的環境被破壞了,所以他一定要出來說一些話,那就是一個自我跟社會對話,那這才是一個創作者他具有創作的能量的一個表現。」 稱許之餘,不免好奇。如果他們的歌詞,進了台大中文系,老師怎麼看?洪淑苓:「如果台大中文系有這樣的學生,很多科目會不及格,哈哈哈。」記者:「為什麼?」洪淑苓:「因為我們想看到你學到了什麼,但是顯然你這些東西不是老師教給你的。」

幾年前,學生交來的作業中,讓洪教授看見了周杰倫,因為聽不懂而特地查歌詞之後,洪教授對周杰倫的作品,有著「不通,但有意思」的評價,像「髮如雪」的歌詞中,「淒美了離別」把形容詞「淒美」當動詞,在老師眼裡,首先成了考試最好的挑錯題;但同時也舉詩人余光中的詩,「天空非常希臘」來加分,她說周杰倫很「現代詩」,而歌詞意念,和宋詞的活潑性與畫面感相仿。 洪淑苓:「像娘子這首詞裡面,他說『娘子你總是折一枝楊柳在溪口邊等我』,這個不就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那種離別送別的情境嗎?」

洪教授覺得周杰倫的作品具有一貫性,把自我投射和觀察放進歌詞,與社會對話的部分,值得研究。洪淑苓:「吸收了這個古典文化的哪些東西,而且跟他自己的自我結合,然後又發揮出來一個新的樣貌,那這就在研究上有價值,就是說我們要看古典文化怎麼樣去進入一個普羅大眾的心。」

這和研究「三零年代爵士音樂」的陳峙維,說法不謀而合。台大音樂所助理教授陳峙維:「如果說我要來研究周杰倫,當然他的音樂創作方法、他的歌曲的本身、旋律、他的手法,都值得去看,找些學術的,用方法來分析,甚至採譜、歌詞文本分析,但是我還是一個很有趣的、想了解的就是,這麼多聽他歌的人,受到影響的程度是什麼樣子。」

東吳大學社會系劉維公:「因為這個圖騰,確實你可以從周杰倫後面看到台灣的教育問題,台灣的那種家庭關係的問題,甚至一些社會文化的問題在他後面。」

有學者說,和周杰倫早期相比,批判性和社會對話的作品比例變少,洪老師說,期待周杰倫可以像馬友友一樣,跨國跨文化的推廣華人音樂,就算要All Pass不容易,但努力絕對賺得到加分題。洪淑苓:「考慮到他將來可能是個創意人才,好,過關。」記者:「真的會這樣嗎?」洪淑苓:「會,我們老師會有一點愛才的心理。」記者:「覺得是個才嗎?」洪淑苓:「對,就是個怪,鬼才。」

有人說,要喜歡周杰倫,門檻很高,因為他是本光看封面,不見得知道內容的書。


已用關鍵字:經典,流行,
共出現:7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