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誌:瞥見兩岸搖滾青年的電光火石(下)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1/06/07 00:17
共誌

文/簡妙如

台灣老牌龐克團漂亮出手台灣的獨立搖滾,則是另一道牆裡風光。將城市/流行搖滾及地下音樂的界線模糊化,玩得多元、精緻又有生活風格,一直是台灣創作樂團的強項。尤其近年在政府大力推動下,不僅許多老團都能跨越十年並持續有維持水準的新作(甜莓號、1976、熊寶貝、回聲,還有改走兒童搖滾的小旺福…),近年激增的眾多亮眼新團,偶爾也有頗令人驚艷的作品。然而,普遍是多元、炫目的音樂風格及相當台灣式的青年文藝、玩團氛圍,除卻某些以社會運動為職志的樂團,年輕樂團的整體創作企圖似乎總少了那麼點…社會感。這也反映台灣獨立音樂創作的當前瓶頸,或某種年輕人的集體處境:生活不至於過不去,也沒什麼好抱怨,但對於更為複雜、細微的集體不安、不滿與未知未來,卻無感與無力處理。

八十八顆芭樂籽在眾多新樂團中,實在是老團了,但新專輯卻頗令人驚喜。暴走式的藍調龐克雖不新穎前衛,但在台灣樂團(除金屬、流行搖滾外)一片後搖、英搖、民謠與日式電子搖滾的晶瑩剔透曲風中,維持血性男子的混濁味道。成立十多年才出第三張專輯《比獸還壞》,一反近年台灣獨立搖滾裡的耽美、疏離與可愛或自嗨,壞痞子式的刺耳龐客,竟帶出對本地搖滾圈文化的某種批判格局,頗有意義。

〈21世紀的Rock’n Roll的Style〉、〈腎上腺素之歌〉、〈我要在死前給你一個飛踢〉堪稱近期台灣搖滾場景三曲。被錯置的初期搖滾用語「Rock’n Roll」,用來嘲諷台灣流行搖滾裡的「吃早餐搖滾」和,「村上春樹」路線,呵,非常沒有禮貌。〈腎上腺素之歌〉描述小小台灣上百樂團的爆炸性成長,像腎上腺素的暴衝,也留下力氣用盡後的虛空隱憂。〈我要在死前給你一個飛踢〉暗諷所有背離原初理想的搖滾客,姑且不論搖滾理想的空話成分,這歌也側面地註記台灣搖滾圈裡的分合矛盾。幾首慢歌〈深淵〉、〈今夜我聽著你們的歌爆炸〉,頗為動人,而〈脾氣不好的魚〉則自嘲地耍弄一點「要文藝也行」的歌詞:「我怎麼會這麼文藝…我喜歡清理你額頭上的苔,然後再仔細清理我的手指」,居然帶點性感。

脫離前兩張專輯《曹豹的野望》、《肆十肆隻石獅子》的原始、不平易可解,《比獸還壞》似乎也呈現靈魂人物主唱、詞曲創作者阿強的腎上腺素活力。平均一週兩場的巡演,活力旺盛的DIY部落格宣傳、與地下搖滾圈眾多友團合作表演,遠征中國、日本的live house演出…,八十八顆芭樂籽走出自力自為的台灣地下/獨立樂團路線。不似早期濁水溪公社的社會批判力道,卻也不會流於綜藝性的快樂惡搞或幼齡化龐克,《比獸還壞》難得地成為近年台灣樂團激進成長的斜眼觀察專輯。阿強的含糊歌喉與吊兒啷噹似的嚎叫聲,讓愈來愈優雅文青,或愈流行炫目的台灣獨立搖滾,還保有一些台客的原始粗糙況味。

沒能看到「暈車的車」碰上台灣芭樂會是什麼光景,有點可惜。但受到90年代以來英美、歐洲另類搖滾圈餵養的兩岸年輕樂團,有時已不太分得出國界;當然,也有各自的能量與困境。反而,兩岸的音樂地景裡湧現什麼樣的聽覺品味?各自社會情境裡的青年(不論樂手、歌迷),有著什麼樣的集體思維、情感及特定語彙?比較令人感興趣。其實Carsick Cars在去年十一月便已宣告拆夥,李維思及李青離團,張守望則與新成員組成二代Carsick Cars。新成員之一便是來自台灣的迷幻、實驗搖滾女傑,斑斑(組過雀斑樂團、Boys & Girl)。兩岸獨立音樂圈的交流是否有另一波開始?也許捲舌的、講英文的魯迅與台灣原生的芭樂、麻雀會有奇異的契合或競合氣味,讓我們引耳期待吧!


已用關鍵字:流行,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