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SPOT-廣州新移民 帶動深圳慢生活

旺報
更新日期:2011/01/02 02:26
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

近年由時髦的廣州移居到工業城深圳的人越來越多。這些廣州移民把舊樂活型態帶到深圳,成為新的流行次文化。

隨著大陸高速鐵路的快速發展,城市間的距離縮短,也加快城市居民的遷徙。2007年7月,全長147公里的廣深鐵路城際列車全面運行,廣州、深圳距離僅52分鐘,引發廣州人搬到深圳的城市移民潮,為2座城市帶來生活文化的融合與改變。

從一個城市移居到另一個城市,不僅人際關係劇變,生活環境、生活習慣也面臨轉換。然而隨著城市移民的增加,新舊生活文化之間的融合與互相置換,也會讓城市產生新風貌。《南方都市報》報導,來自廣州的新移民就讓深圳出現新的「慢活」文化。

對深圳人來說,移居此地的廣州人都是生活家,他們搭乘和諧號而來,在深圳開闢新家園,保留最初的簡單和質樸的生活型態,多數人仍有喝早茶、看報紙的「慢習慣」;在速度無敵、財富至上的深圳,這群廣州新移民是最精於天倫樂的哲人,獨愛蒙塵的歷史古物與清冽微苦的菊花茶,提供浸染了2千多年嶺南文化的慢生活樣本,溫暖著深圳。

城中村找到悠閒生活

2年多前移居深圳的黃小美是位電台DJ,對31歲她來說,廣州社區氣息濃厚的羅湖,怡景花園、蓮花市場路邊打麻將的老人,都是她鍾愛的城市風貌。

搬到深圳後,在現代化的福田CBD中央商務區(東起彩田路,西至新洲路,南起濱河大道,北至紅荔路的區域),只有外圍的15個城中村,才能體會老人們路邊打麻將的悠閒光景。

但深圳也有令黃小美感動之處。她表示,走在深圳街頭,正攤開地圖尋找方向,就會有人主動詢問:「妳想去哪裡?」由五湖四海而來、匯集在深圳打工的人,大多擁有古道熱腸。

黃小美說,廣州和深圳的城市發展是完全顛倒的:廣州有很深厚的文化素養,有既定的人口結構、社區規畫,現在才開發新城區。深圳則是先有新城區、高樓大廈,才有居民搬入、在此繁衍生息,慢慢建設社區文化。

在黃小美眼中,廣州的生活很純粹,居民有深深的根,生活過得怡然自得;但深圳的城市文化像個拼盤,沒有主題,大家都為生活不斷奔跑,唯恐落後於時代、被主流捨棄。

庶民文化差異性大

至於個人生活型態,黃小美則較為喜歡廣州人的「財富不露眼」(意即財不露白)、低調、務實的態度。她表示,廣州的奢侈品市場一直不慍不火,真正的有錢人更喜歡私人訂製商品,而不是像深圳人一般張揚,赤裸裸地把一堆名牌Logo 穿到大街上去逛。

至於她最常逛街的地方是深圳地鐵沿線華潤萬象城、益田假日廣場等精品時尚匯聚的商場,這是在廣州生活時養成的消費習慣;不過,她不愛去東門商業區(深圳市最早發展的一個零售性質商業區,始建於1990年代初,包括深南東路以北,立新路以南,新園路以東,東門中路以西的約18萬平方公尺區域),雖然這個地區的定位與廣州上下九步行街(全長800公尺,騎樓式建築238間,建於20世紀初,是廣州市第一條商業步行街)很像,但街道顯得亂糟糟,讓她很沒安全感。

住在深圳2年多,原本說廣東話的黃小美已習慣以普通話和別人溝通。她表示,廣州是自己生長的城市,往往看不到別的群體、別的文化;搬到深圳,有機會接觸到來自北方的同事,瞭解他們真實的生活狀態,才真切地感受到原來南、北文化的差異這麼大。

不回廣州探望父母的周末,她會在豆瓣網尋找在深圳舉行的文化活動,但讓她感興趣的往往不多,而且舉行地點十之八九在深圳大學周邊、深圳市南山區華僑城的當代藝術中心(OCAT)。黃小美表示:「深圳民間的文化活動還是太匱乏太單薄了。在廣州,即便是很小眾的活動,每周末都會有10幾20個,文化形態尤其豐富。」

家在廣州 工作在深圳

39歲、從事教育工作的傅軍,已在深圳待7年,但他並沒有在此買屋定居,而是單身赴任,把家人留在廣州,每逢周末假日就搭和諧號城際列車回家享受天倫樂。這也是大多數在深圳工作的廣州人的常態,畢竟搭和諧號高鐵往返2座城市,單程只要1個小時,當然不會有思鄉病。

傅軍說,廣州完善的生活機能,是深圳無可替代的。以菜市場為例,廣州很多社區附近都有市場,拿個菜籃子去買菜是再正常不過的生活;但深圳因人口流動性太強,居無定所或獨居、合租公寓的年輕人居多,缺乏穩定的消費族群,社區菜市場根本做不起來。

因此,住在CBD的傅軍,平日只能去超市買菜,選購用保鮮膜一把一把捆好的、已經有點打蔫兒(脫水萎縮)的蔬菜,生活的鮮活色彩就黯淡許多。


已用關鍵字:流行,時尚,名牌,精品,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