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色彩斑斕女人最有味道

旺報
更新日期:2010/10/10 02:36
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

旺報【記者廖慧娟/綜合報導】

總而言之,民國,尤其是北洋時期的民國,是個色彩斑斕的時代。人人都特立獨行,這是個連小偷、流氓都有個性的年代,大家各有各的道,沒有絕活,就別想混好。那個時代,中國有國際知名的學者如王國維、陳寅恪和陳垣、丁文江和李四光,也有世界上叫得出名號的企業家,如化工實業家范旭東、吳蘊初和民生輪船公司創辦人盧作孚;教育界有歷屆北大校長蔡元培、蔣夢麟,南開大學創辦人張伯苓、重慶社會大學創辦人陶行知等;連名聲不好的軍閥吳佩孚,也曾上過《時代》周刊封面。

民國女子有著烈性

誠如陳丹青所說,「民國範兒」的精神是外在的「樣子」,除了由內而外散發的氣質外,服裝與扮相也是形成「範兒」的一部分:「民國範兒並不單指權貴,而是各色人等坦然率真那股勁。民國前後出來舉事的傢伙,敢作敢為,有豪情,有膽氣。」因此,1920年代的熱血青年穿上一套北閥軍裝的英挺,1940年代的時髦小子穿起美式大衣的酷帥,都成了最鮮明的「民國範兒」。

但說起最具「民國範兒」的代表人物,就不得不提中國女人,尤其是30年代的女人。電影《色.戒》在北京首映,陳丹青在看完後,也認同詩人余光中的夫人范我存所說:「我們民國的女子是有烈性的。」

《新周刊》曾以專文評析每個時代的女性特質與服裝打扮。認為時代感是女人的造型光,投射在女人的眼神、表情、妝容、衣著、言談、舉止中,代代特質不同。

30年代的中國女人,不論是紅顏薄命的女星阮玲玉、與她同期的女星胡蝶、陳玉梅,有「一代妖姬」之稱的白光與周璇、白虹、龔秋霞、姚莉、李香蘭、吳鶯音等7位上海歌壇美女,甚至是白先勇筆下、百樂門大舞廳裡的金大班,都是最具「民國範兒」的女人。

1987年電影《末代皇帝》上映,一時之間,與遜帝溥儀相關的歷史照片大量釋出;其中,流傳最廣的那張,是1920年代末代皇后婉容燙起捲髮、穿著旗袍,嬌懶地斜坐在太師椅上,與身著西裝、佩著懷錶、挾著禮帽端站著的溥儀合影。這就是辛亥革命後的中國流行時尚。革命,不僅推翻帝制,也顛覆審美觀,在女性普遍獲得教育權後,以「花盆底」為代表的滿清女裝快速消失,漂亮的女學生成為引領時代風尚的代表。

改良旗袍開始流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衩高及臀、腰身嫋娜,這是中國女人頭一次可以展現自己的性感;雪花粉、雪花膏成了時髦用品,旁氏、凡士林等西方現代化妝品漸漸走俏。

但最具「民國範兒」的時代,卻是中國最殘酷的戰爭年代──1930年到1949年,在大家都以為女人皆蓬頭垢面逃難時,卻因有個處在政治勢力角力中的上海,整個流行觀、審美觀截然不同。

名媛成了新「範兒」

當年的上海不僅可代表當代最流行元素,也可以代表世界最時尚的力量。南京路上駛過最新款式的勞斯萊斯,先施百貨可與巴黎Lafayette百貨公司或倫敦的Oxford Street媲美。於是上海摩登女郎被賦予了新的使命,從旁氏雪花霜到力士香皂,從古龍香水到雙妹粉盒,甚至妖嬈的美麗牌香煙,美女倚靠著這些消費品登上了看板,成了月份牌小姐,成了時尚代言人。

值得一提的是1926年《良友》畫報創刊,每期以電影女明星、名媛貴婦等摩登女性作為封面女郎;而蓬勃發展的中國影壇,也創造出阮玲玉、胡蝶、周璇等大明星,成了這個時代最高的審美標準,她們的明星氣質有了強烈的示範意義。

事實上,現今影視作品所炒起的「民國熱」,對人物氣質與服裝造型的考究,多半來自這個年代,如李安的電影《色.戒》、陳莎莉與劉雪華主演的電視劇《鑽石豪門》,甚至日前才在大陸播出的電視劇《民國往事》,都是以這個時期為本。

至於《良友》所推崇的「名媛」,特質是知情識趣,落落大方,注重時尚和生活品質,更因林徽因、陸小曼、凌叔華、張允和諸姐妹等出色的沙龍女主人而成為30年代「民國範兒」的代表詞。

懷舊中重塑價值觀

民國的前因,是在清代,尤其是清晚期;所謂現代傳媒、現代教育、現代習俗、現代價值觀,包括初期工業、交通、郵政、商業等等。以白話文為例,雖然是民國時期最重要的「五四新文化運動」中所提倡的主題之一,也是來自舊文體的更新;時至今日,公認最好的白話文寫作,就是在民國時期。

整個民國時期,人們對民主和科學的追求從來不曾停歇,以此為宗旨的思潮和運動接連不斷,「五四」以後,追求文學、科學、民主的思潮和運動繼續得到發展。

對許多人來說,「民國範兒」不只是懷舊,而是從中追尋已經消失的文化與生活價值的重塑,尤其是大陸80後、90後年輕一代,盲目追求物質之後的空虛,極需一種紮實的人文價值觀填補,陳丹青口中的「民國範兒」,正是他們追求的目標。


已用關鍵字:化妝品,流行,時尚,
共出現:9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