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狂想成真

自由
更新日期:2010/08/20 04:11

記者王瀅娟/台北報導

舞台劇是設計師們發揮創意的另一場域,不必考量商業,只需就角色特性設計,對設計師來說毋寧有更大的空間。而有趣的是,這些原本為舞台劇設計的服裝,最後竟也成為當季或下季服裝的靈感來源,舞台狂想成真!

Jean-Paul Gaultier與法國編舞家Regine Chopinot的舞台劇服裝展「幻羽舞影」在台掀起熱潮,他倆合作的舞衣中,尤以《時尚秀》最讓人心有所感。這是舞台劇首次與時尚結合,在當時頗令各界矚目且好奇的是,純藝術創作的舞台劇,要如何不被時尚的商業氣息所染?

設計超現實 剪裁難度高

Gaultier將時尚秀伸展台上種種不合理的設計以更誇張的方式呈現在舞衣上,反諷純為創意的時尚設計,與人體動作的格格不入,導致台上模特兒千奇百怪的前進姿勢。緊到幾乎無法動彈的馬甲與緊身衣、大到根本看不見前方狀況的帽子,Oversize的包包光是提著都重,模特兒拿著它走秀更顯得舉步維艱……但好玩的是,現代的時尚秀伸展台上,這種誇張從未減少過。Alexander McQueen形狀特異到模特兒幾乎只能靠腳尖力量行走的高跟鞋;Martin Margiela秀上模特兒頭部全被層層套上絲襪瞎走伸展台;John Galliano動輒3、5公斤的假髮與帽飾更讓穿著細跟高跟鞋的腳步顯得戰戰兢兢。

這種誇張是否有其必要性?見人見智。但不可否認地,這種誇張的戲劇性的確讓人印象深刻,也模糊了現實與想像的疆界。

以Viktor & Rolf的春夏作品來說,將大量極柔軟的紗重疊車縫,使其「剛硬」到可以做出雕塑般的效果,甚至可挖空如起司洞般而依然立體,看起來超現實的外觀,同時間證明設計師對服裝的創意想像以及具體實踐的裁縫功力;秋冬更進一步做出如變形金剛的拆組重解,從前一個模特兒身上拆下的大外套就是下一個模特兒出場的長窄裙,如此令人目不暇給的時尚「表演」,讓人暫且忘卻究竟能不能穿上街而不引人側目的意念,也讓此荷蘭雙人設計組品牌的形象深植人心,即使我們最後進店買得是(起)一件只印了品牌名稱的白T-shirt。

高堤耶符碼 品牌新詮釋

看著Gaultier展出的舞台服裝,馬甲、內衣外穿、刺青緊身衣、面具、聖母像,似乎與Gaultier的時裝無太大差異,但這些服裝多半是1985年左右的作品,20幾年後看來依然前衛。這些原本僅屬於舞台上的狂想,最後卻都落實在現代的時裝伸展台,就像原本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網路即時通訊與人工智慧,已經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樣。

Gaultier所使用的這些符碼,不但不斷以各種型態出現在他自己的秀上,也影響了整個時尚設計,成為大家慣常使用的設計符碼。如他帶起風潮的馬甲,今年春夏時裝上處處可見,一路延伸到秋冬設計:Versus模特兒一字排開,呈現馬甲搭配不同元素與線條產生的豐富變化;街頭性格強烈的Dsquared 2也以馬甲勾勒性感;再如Louis Vuitton、Prada都出現以改良式的馬甲搭配蓬裙,呈現細腰豐臀的女性印象,而超誇張的裙撐設計也曾出現在《時尚秀》。

內衣外穿的風潮雖由Gaultier打出第一砲,然而就如同馬甲一樣,各家有各家的詮釋方式,不見得如Gaultier般尖銳直接。今年春夏性感的內衣透視風潮、若隱若現的吊襪帶設計,呈現輕盈而帶有一點點天真、還不了解自己魅力的性感,直至秋冬,依然有所表現,如Dior便延續了春夏的透視風潮,宣揚浪漫。

設計師作嫁 舞台劇加分

「幻羽舞影」來台掀起的注目,使設計師為舞台劇設計服裝更為人注意,如Miuccia Prada首度跨足舞台劇為義大利歌劇《阿提拉》設計戲服;Gaultier與Giorgio Armai、Paul Smith等設計師也將為英國室內設計公會舉辦的《白雪公主與七矮人》默劇慈善公演設計服裝,預計10月上演。

設計舞台劇服裝,對設計師來說是一種既分裂又融合的工作。為《畫魂》設計服裝的台灣設計師洪麗芬表示,設計舞台劇服裝必須依照角色與劇情發展,並非全然的自由,不能有太多設計師的主觀,但設計師其實也會想要自己的風格在其中有所表現,是一種多方考量拉鋸下的最終呈現。

不過,設計舞台劇服裝可與時裝系列互相帶來靈感,如為了舞台上所需要表現的效果,有時需開發新的布料與創新剪裁技法,這些創新運用在自己的服裝系列上是很自然的事。

圖片提供/法國裝飾藝術博物館、北美館、Louis Vuitton、Prada、Paul Smith


已用關鍵字:時尚,
共出現:9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