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穿睡衣上街 官方勸阻引發口水戰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10/02/03 16:48

(中央社台北3日電)隨著上海世博會臨近,上海展開勸阻市民穿睡衣出門活動,距離世博會館較近的小區紛紛打出「睡衣睡褲不出門,做個世博文明人」標語,但勸阻行動已引發市民口水戰。

廣州日報報導,上海市副市長楊雄近日就「世博期間不准穿睡衣上街」回應媒體時表示,「睡衣上街」現象實際上已大有改善,透過宣傳教育,希望大家瞭解這樣做不合適。

  有網友感慨地說,「一開奧運會,北京的膀爺沒了;一開世博會,上海的睡衣族沒了。」

  1930年代的上海,睡衣是舞女的風情和富人的標籤;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普通市民穿睡衣上街成為普遍現象;10多年前,許多上海人流行穿睡衣逛外灘。

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研究所2006年一項調查顯示,16.5%的市民表示自己或家人經常穿睡衣外出,25%表示有時會。

  上海人為什麼愛穿睡衣上街?有學者分析兩個原因:一是居住條件限制,改革開放初期,上海人均居住面積不過5、6平方公尺,一大家子擠在一間臥室,根本沒地方換衣服,上街時只能穿睡衣;二是生活品質提高,以前不富裕,不穿睡衣睡覺,富起來後發現可以穿睡衣睡覺。

  家住上海黃浦區的沈亮說,上海人穿著上街的睡衣其實更像是居家服,「我們已經養成穿睡衣出門的習慣,但我們從來都不會穿著它上床」。

  2009年7月起,齊八小區等世博會館附近小區倡議市民「睡衣睡褲不出門,做個世博文明人」,居委會幹部和志願者每週兩次對「睡衣上街」進行勸阻。

  贊成官方意見者認為,睡衣上街是一種陋習。2006年上海浦東一所小學所做的「我幫家長改陋習」親子活動中,穿睡衣上街作為「家長陋習」排在學生投票結果第3項。

  家住長寧區的胡明說,近年來穿睡衣上街並未明顯改觀,「現在,很多睡衣花樣款式新穎,面料和做工考究,很多年輕的女孩子也喜歡穿著睡衣出門」。他認為,這是不文明的表現,「世博會就要開了,如果讓老外看到這種現象,明顯有損上海國際大都市文明形象」。

不過,反對者認為,睡衣上街是一種生活習慣,地域文化特色,也是優雅時尚,在他們看來,「脫下的不是睡衣,而是自由」。

  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賈斯汀說,支持那些擁護穿睡衣的運動,「這是上海的一種時尚現象,並且是一種相當迷人和相當優雅的時尚。」

在賈斯汀新書「行星上海」中,有近50張上海人在戶外活動的睡衣照。

  廣州日報評論專欄作者周俊生表示,事件顯露公權力介入公民私生活的苗頭。「雖然到目前為止,仍未看到上海市官方明令禁止穿睡衣上街的正式文件,但通過一些街道組織的勸阻(其實是強制阻攔),市民穿睡衣上街的活動,人們已經嗅到了這種危險」。

  儘管不認同睡衣上街,但有學者對做法提出質疑。上海復旦大學社會學教授胡守鈞認為,居委會可倡導不穿睡衣上街,但無權禁止或變相禁止。

同濟大學文化批評研究所張念說,「政府機構,應該是公共性格的示範,而不是具體公民公共性格的強制塑造者」。990203


已用關鍵字:流行,時尚,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