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狀病毒之父解開H1N1流感迷惑 成大校長賴明詔院士說,疫苗是防止傳染病最有效的辦法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10/01/27 16:29

(中央社訊息服務20100127 15:47:26)對流感病毒的無知,常會引起不必要的紛爭與恐懼,到底H1N1流感病毒是什麼樣的病毒?如何防範?冠狀病毒之父、亦為成大校長賴明詔院士在《科學月刊》撰文剖析H1N1流感,文章詳細說明H1N1流感流行的始末、病毒演變以及因應措施等等,有助於民眾認識H1N1並採取正確的防範措施。

 賴明詔校長指出,H1N1流感病毒是引起1918年惡名昭彰「西班牙」流感的元凶,造成全世界有2000萬到5000萬人死亡,當時並沒有病毒學,流感病毒是1930年左右才第一次被科學家分離出來的;但新流感並不帶有西班牙流感的病毒基因,所以這次的新流感傳播力強,是因為大部分人沒有免疫力,但是毒性不比普通的季節流感強,可以說是「溫和性感冒的大流行」,只要有好的醫療照顧,致死率會節節下降。他也指出,疫苗是防止傳染病最有效的辦法,當大部分人得過病或打疫苗,產生了免疫力,病毒就會逐漸消失。

賴明詔校長也提到,自去(2009)年四月墨西哥爆發「豬流感」傳染,導致二十多名年輕力壯的青年喪生,世界衛生組織(WHO)因而提出全球警告,要嚴防新型流行性感冒的大流行。兩個月後,WHO 根據此流感的傳播範圍(即已傳到各大洲,且在各洲引起社區流行),率而宣布此一「新流感」(H1N1,正式名稱應是「源自豬的H1N1流感」)已構成世界性流感(pandemic) 定義的要件,從此全世界就進入此一“Flu pandemic”的新世代,各國嚴陣以待,台灣也無例外,但各國對此流感的態度與作法顯然不同,如日本高度警戒,導致觀光業受創,有些國家(如美國)卻持較寬鬆的處理方法。可注意的是,雖然此病毒傳播越來越廣,可是流感的死亡率卻一直下降,到目前新流感的致死率已降到千分之一,不比季節性流感高。

 何謂H1N1?賴明詔校長說,H(hemagglutinin 凝血蛋白)和N (neuraminidase 分解神經酸酶)是流感病毒表面的兩個最顯著的蛋白質,用來和細胞接觸。自然界存在的H有16種,N有9種,可以有百多種組合,造成不同種的流感病毒。H1N1可以和人細胞表面的蛋白質(科學名詞為「受體」)接觸融合,進而感染人的細胞。幾年前常聽到的禽流感是H5N1,只能和雞細胞接觸,因此只能感染鳥而不能感染人的細胞。

 流感病毒是1930年左右才第一次被科學家分離出來的,不過從追溯大眾的血清研究(一旦被流感病毒感染後,康復的人可以終身保有抗體及免疫細胞)可以推測1918年的病毒大概有什麼特性。不可思議的是80年後,科學家竟然從1918年留下來的病理檢體及一個在北極冰凍的屍體找到殘留的1918年流感病毒的基因,並據此用化學方法合成整個流感病毒,讓西班牙病毒「復活」了。目前的研究顯示此「西班牙」流感病毒帶有一些基因特質,可能就是引起高死亡率的原因。不過到目前還不能完全了解為何此病毒毒性這麼高。這個「西班牙」病毒肆虐了一兩年後就逐漸減了光芒,毒性消失了,但並沒有完全消聲滅跡,在廿世紀上半仍存在人間繼續散播,只是它的基因逐年變化,因而改頭換面,變成較溫和的「季節性流感」。

 這株H1N1流感一直活到1957年,突然另一株新流感病毒叫H2N2,完全取代H1N1,這就是所謂的亞洲流感,這又是一次世界性大流行。到了1968年,另一次基因交換的結果,H3N2流感又取代了H2N2,構成當時的所謂「香港流感」。 由於這兩次流感病毒有完全新型的H及N,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沒有對抗它的抗體,導致病毒傳播很快,造成世界性大流行

 如果迷信數字的話,好像每10年(1958年到1968年),或每40年(1918年到1957年)就會有一次世界性大流行,這就是為什麼2009年前後,很多人都說pandemic要來了(距1968年將近40年)。其實H1N1早就在1975年左右就回來了,而且一直流傳到現在,它就是引起每年季節性流感的主因。只是這些H1N1和西班牙流感的H1N1相較起來,已經變異了許多,不再引起那麼多重症,所以大家習以為常,並不緊張,認為季節性流感只是「避不了的魔鬼」,不舒服幾天也罷!

 賴明詔校長認為,流感病毒能夠這樣變化,是因為此病毒基因的特殊構造,病毒基因散佈於八段分開的RNA,各自獨立,因此當兩個不同的病毒同時感染一個人或動物時,這兩個病毒的八段RNA即可自由地交換,產生各色各樣的組合,當環境合適時,其中一個新組合即可乘勝而出,這就是H2N2,H3N2出現的時空背景。這次的新流感的八段RNA 其實是由四個不同的病毒取來的,包括五段來自兩株不同的豬流感,一段來自禽流感,還有兩段來自人流感,所以是個大雜燴,而且已經出現在自然界(豬)有十幾年了。這幾年它繼續不斷地發生基因變化,最後變成為今年爆發的新流感(H1N1)。它本身還是和現在的季節性流感H1N1屬於同一宗,但是已經變化得和現在流行的季節性流感面貌全非,反而還保有一些和西班牙流感病毒的共通性,所以1957年前出生的人反而有多多少少的免疫力。

 可以寬心的是,新流感並不帶有西班牙流感的病毒基因,所以這次的新流感傳播力強(因大部分人沒有免疫力) ,但毒性不比普通的季節流感強(因為此病毒缺少某些特殊的毒性基因)。WHO斷然宣佈新流感構成全球性大流行,也因此飽受批評,因為WHO只以病毒傳播力的程度做為疫情的準則,而沒有考慮到病毒的毒性強弱,以致引起很多不必要的恐慌,殊不知現在全球交通如此便捷頻繁,每年的季節性流感也都會傳播到全球,因此每個國家每年都採用同一種流感疫苗。基本上這次H1N1的流行應是「溫和性感冒的大流行」,而且因為好的醫療照顧,致死率還會繼續節節下降的,所以當報載台灣一天增加幾個流感病人時,大家不應該有如面對SARS般的驚慌。其實台灣每年也有幾百萬人得季節性流感,有五、六千人因流感併發症而死亡。過去幾年WHO一直預言禽流感將造成1918年式的大流感,1975年美國也預言當年的豬流感會造成 pandemic,美國政府還特地花錢儲備了幾千萬劑疫苗,後來證明都是虛驚一場,變成了「狼來了」之譏。

 要如何面對新流感呢?賴明詔校長強調,減低它傳播的速度及減少重症的嚴重性是關鍵。防堵是不可能的,因為流感不似SARS,流感病人在症狀出現前已會散播病毒。但是H1N1致死率低,沒有必要因為一、兩人有傷風感冒症狀就停課、取消社會活動,如此付出的社會成本太大了(我們都記得SARS的教訓)。最有效的措施是個人自我管理,保持良好衛生習慣,勤洗手,減少感染的機會。萬一自己感染了,要戴口罩,不要外出,這是個人對社會的責任,當然藥物(克流感)可以幫忙重症病人,也多多少少會減少傳播的速度,但不必草木皆兵,每人都吃克流感,不僅是浪費,也可能增快抗藥性病毒的出現。

 疫苗是防止傳染病最有效的辦法,新H1N1疫苗使用時程上來晚了一步,但對防止未來的傳播還是有幫忙的。今年可能要同時施打新H1N1疫苗及季節性流感疫苗才能安心。

 流感會一再出現,這次的H1N1還會繼續延燒幾個月,但當大部分人產生免疫力(得過病或打疫苗),病毒就會逐漸消失,因為它的感染力被抗體中和掉了。但它又會再回來,只是它的基因會有稍微改變,或許有人要問,這種改變有可能讓病毒變得毒性更強嗎?從病毒學觀點來看,理論上病毒的毒性通常是越變越弱的。只有一些不尋常的大突變(如RNA交換),才較有可能引起病毒毒性的增強,因此大家可以稍微寬心。

 賴明詔校長也認為流感是一場病毒和人類之間長期的抗戰,就如同我們每年對抗季節性流感一般,只是病情並不像我們想像地嚴重。人與病毒終究是註定要彼此和平共存的。

圖說:成大校長賴明詔院士

訊息來源:成功大學

本文含多媒體檔 (Multimedia files included):http://www.cna.com.tw/postwrite/cvpread.aspx?ID=49890


已用關鍵字:流行,
共出現:12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