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掌聲響起】台灣軟實力! 歌手歌曲大陸成主流

TVBS – 1小時13分前

大陸的選秀節目當道,從參賽歌手選唱的歌曲當中我可以觀察到一個現象,參賽歌手選唱的歌許多都是台灣的流行歌曲,比方,「我是歌手」中的幾位參賽者,不約而同都選唱「台灣重量級歌手蘇芮」的歌曲,整個節目重新演繹的歌曲,台灣的流行歌就佔了5成,除了我是歌手,其他節目包「中國好聲音」也是如此,這凸顯「台灣流行音樂」在大陸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也讓台灣歌手順勢西進拓展音樂版圖,雖然看到大陸各衛視都在比節目規格盛大、評審老師大牌,龐大的節目資源跟經費,讓台灣望塵莫及,但是如果觀察歌手跟歌曲,台灣的軟實力卻持續正在大陸走紅,如何保持「創意」領先,其實是台灣流行文化最重要也最具價值的出路。

歌曲浮誇:「幸運兒不是我,因為我選擇的路很難走,如果夠出色卻不能出頭,至少也做到沒第二個我。」

總決賽選唱的歌高昂澎湃,歌詞卻穰人細細品味,聽得出來林志炫選這首歌,別有用意。歌曲浮誇:「難道非要浮誇嗎,內心也曾很掙扎,一個人努力的時候,有誰看見嗎,有誰知道嗎,唱到思緒都融化,唱到聲音也沙啞,說是我著了魔也好瘋了也罷,若不能揮灑,算什麼歌唱的玩家。」

從第5集加入我是歌手,始終名列前茅,終於拚搏到最後一集,林志炫拿出最好實力同時透過歌聲,表達自己身為歌手的心聲。歌手林志炫:「我心裡上,是很羨慕有這樣的團隊,我的心願是,台灣能有這樣的節目讓歌手去實現我們的音樂信仰。」

對歌手來說,專注地展現歌藝,就是他們的音樂信仰大陸「我是歌手」節目,7組專業歌手競賽,台灣歌手就超過一半,比賽落幕之後,台灣歌手的歌藝水準,台灣人創造的流行歌曲,台灣的軟實力成了讓人驕傲的話題,然而台灣藝人的「舞台」在哪裡,也成了演藝圈共同「凝視」的議題。

舞台上大陸歌手台灣人不熟悉,但怎麼聽這些歌都是台灣人非常熟悉的歌曲,「我是歌手」播出13集,兩岸三地歌手所選唱的歌,台灣的流行歌就佔了一半以上,其中在第3集7首歌,都是台灣經典流行歌。「心痛的感覺」:「是什麼忍住了我的傷悲。」

大陸歌手陳明:「蘇芮應該是,影響我們這一代的歌手,她的歌很真誠,我選歌一個是它的旋律,一個是它的意境,這首歌呢有2個,一是揚起頭不流淚,二是一個人不傷悲。」

「心痛的感覺」:「我告訴自己愛情已遠去,何必又何必,何必在想你,心痛的感覺,它侵蝕了我。」

湖南衛視主持人沈夢辰:「我覺得台灣的歌就是好聽。」

好聽的歌是環境跟人才相互激盪,所創造出來的,從50、60年代,日本和台灣歌謠的交融,70年代歐美歌曲的薰陶到民歌運動的興起,80年代,流行歌曲風起雲湧,到了90年代達到巔峰,台灣流行音樂在華人世界獨領風騷,成為樂壇指標。音樂人許常德:「台灣的文化就是讓人們的心比較鬆、比較暖。」

不管是90年代,樂壇情歌大師小蟲的情歌,或者最近崛起的音樂新勢力,「小清新」代表蘇打綠的特質也成了年輕人,勇敢做自己的標竿。中國好聲音參賽歌手王琪偉:「有一天我聽到一這個人的聲音,讓我們明白像我這樣的嗓音也是適合唱歌的,所以我就一直反覆聽他的歌,我回去一定告訴蘇打綠。」

台灣的音樂旋律動人,歌詞生活化,音樂人彰顯自己的態度,特質鮮明,深深影響大陸歌迷,大陸流行音樂市場正要蓬勃發展,市場龐大,需要多元的音樂風格,讓台灣歌手順勢登陸,歌壇長青樹費玉清、蔡琴,固定往返兩岸表演。

雙J在2012年歌手總收入排行,分別排名第一與第三名,其中有7成的收入來自大陸,台灣歌手在大陸吃的開,然而自己的故鄉台灣,音樂市場卻越來越小。

藝人陶晶瑩:「為什麼別人(大陸)就可以讓人覺得這麼的氣勢磅礡,或者是VCR的剪接,或甚至用動畫,這些都要錢耶,每一分都要錢,那如果台灣再不投資,我也可能只好去大陸做節目了。」

市場小收視有限跟大陸動不動就幾億的收視人口,不能相提並論,所以製作經費緊縮,電視台受限預算便宜行事,用最省錢的方式做節目,扼殺了品質內容和創意,歌手很難專注展現歌藝,沒有好的舞台,還留得住音樂人才嗎?歌手林志炫:「以台灣這麼強的軟實力,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有一個機制,透過很多的資源去完成。」

林志炫說出了許多人的期待,事實上,從「中國好聲音」到「我是歌手」,2個音樂競賽節目創造出驚人的娛樂經濟和影響力,也給台灣不少刺激,包括節目是不是要開放企業冠名,置入性行銷有沒有可能、適度鬆綁等等,重點是只要「創意」不死,注入更多資源,就有機會讓台灣的流行文化,重返榮耀。

夢田這首歌是這一季最後一首歌,用這首歌結尾,我們真心希望我是歌手,這一個音樂的夢田裡開出真善美的花朵,大陸的節目選用台灣人創造的歌「夢田」當結尾,聽在台灣觀眾的耳裡,更發人深省。「夢田」:「用它來種什麼,用它來種什麼,種桃、種李、種春風,開盡梨花,春又來。」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