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召民心 塔利班以詩歌為武器

作者: 謝雯伃 | 台灣立報 – 2012年8月19日 下午9:55

【編譯謝雯伃整理報導】塔利班統治期間,音樂在阿富汗被禁,如今卻大力鼓勵詩歌和吟唱,許多人因此大吃一驚。北約組織撤兵之際,詩歌藝術被用來重現孤獨戰士的神話。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每一名阿富汗民眾,甚至是塔利班戰士的體內,都流著吟遊詩人的血液。儘管塔利班在統治期間禁止音樂和歌曲,但這群軍事分子早早就了解,無論種族或語言的隔閡,詩歌都是阿富汗文化的核心。

歌曲來自庶民文化

數世紀來,史詩歌曲唱頌部落戰士的堅忍不屈。然而,在國際武力撤出阿富汗之際,塔利班伊斯蘭軍事分子開始重振這項受重視的文化傳統,將之用於其政治目的。他們相信,將詩歌轉變成吟唱,將有助於他們招募新戰士,並鼓勵目前已加入的戰士。

今年稍早,塔利班架設一個名為Tarani的網站,該網站的名稱意為吟唱及歌謠。網站中提供了由數十名歌手所演唱的數百首歌謠的連結。今年,市面上也出現了一本塔利班詩歌的英譯本。

塔利班所認可的詩歌或吟唱,是以普希圖語(Pashto)或達利語(Dari)寫成,具有節奏感熱情洋溢,並且富含催眠思想,大多數都沒有樂器伴奏。

據普希圖詩人杜拉尼(Darwesh Durrani),塔利班詩歌在普希圖文學中被認為屬於「人民詩歌」的文類,由一般人民所創作。使用樸素的語言,反應平民生活,也觸及一般百姓的情感和關注重點。以文學價值而言,塔利班詩歌並不屬於高尚文學。

這類塔利班詩歌的寫作目的是要大聲朗誦或吟唱,但其內容充滿口號及意識形態。真正給予這些詩歌生命的,是其韻律及朗誦吟唱模式。塔利班詩歌的意象簡單,並非繁複的史詩,是屬於阿富汗的民間詩歌。這些詩歌傳遞了一般老百姓的情感。

杜拉尼表示,從歷史上來看,「人民詩歌」多是反映危機或戰爭時期生活。傳唱的詩歌在傳唱者過世後旋即灰飛煙滅。隨著世間情勢變化,不同時代的「人民詩歌」漸被遺忘。網路的普及可能有助於塔利班詩歌的生命週期延長,但是這些詩作不是會留存在阿富汗人民心中的傳世之作。

這些詩歌首度大放異彩是於1980年代的蘇聯侵略時期,阿富汗的聖戰士游擊隊使用愛國及宗教歌謠來鼓勵戰士。

當他們在1996年至2001年執政期間,塔利班道德及預防邪惡宣傳文宣部開始懲罰那些販賣、演奏或聽音樂的民眾。唯一被鼓勵的音樂是無伴奏的詩歌吟唱。

傳唱戰士形象

現在塔利班甚至有一整個部門負責這類文化產品的製造和傳播,這個部門負責的是吟唱文宣。該部門寫作、生產並發送吟唱作品。雖無官方統計數字,但可明確看出這類詩歌已成為一項蓬勃生意,利潤可達數以百萬計美金。部分專輯可賣出數萬張。

據報導,大多數的專輯於巴基斯坦製作,但是在阿富汗各城市都有燒製副本。白夏瓦(Peshawar)一間唱片行老闆拉辛(Abdul Rahim)表示,雖然說錄音帶已經退流行了,但「現在只要有電腦和簡單設施,就能夠燒錄CD。」塔利班也利用移動科技,透過藍芽交換MP3檔案;許多人甚至上傳吟唱歌曲做為鈴聲。

「塔利班的吟唱歌曲非常有影響力,」位於巴基斯坦西北部的白夏瓦大學教授阿雅茲(Qibla Ayaz)表示,「他們的詩作言簡意賅,許多地方民眾琅琅上口。」

塔利班詩歌的重點在於,使用阿富汗人文化中強而有力的文化意象—一個踽踽獨行卻毫無畏懼的年輕阿富汗戰士,誓死對抗敵人。

這是一個像年輕時期大衛王般的形象,對抗著更為強大的外在力量;這早已是阿富汗韻文的一大特色,反映了這個國家的衝突歷史。

其中一個代表此文化價值的形象是卡塔克(Khushal Khan Khattak)。他是17世紀的一名普希圖詩人、戰士和部族領袖。他以詩作鼓勵普希圖人團結起來,挺身反對被他視為外來壓迫者的蒙兀兒(Mughal)統治者。

「敵人被勇敢的青年給困住了/敵人很憤怒,敵人很悲傷。」日前一名採用女性假名哈妮法.札哈德(Hanifa Zahed)的塔利班寫手在詩作中寫道。這樣的情感很容易讓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許多男人產生共鳴。然而,塔利班詩歌鮮少提及攻擊以婦孺等平民為目標的攻擊事件。阿富汗媒體和公眾都曾多次譴責這種針對平民的攻擊是膽小怯懦的行為。

阿富汗當局表示,塔利班詩歌傳遞的訊息大多「毫無根據且不真實」,但他們仍相當擔心這些詩歌煽動人心的層面。

不下載恐被騷擾

阿富汗內政部資深顧問法拉希(Abdul Manan Farahi)少將表示,這些詩歌可能會「鼓勵阿富汗平民採取下個階段的暴力行為。」

有關當局已禁止販售塔利班歌謠的錄音帶和DVD,並多次臨檢販售這類歌謠的家戶及店家。然而,法拉希少將補充說道:「我並不認為這類歌謠能夠鼓勵原本的圈外人加入塔利班或暴力行為的行列。」

某種程度而言,塔利班歌謠替代了音樂,成為阿富汗的主要娛樂。塔利班軍事分子無所不用其極,提高歌謠的傳唱度,部分歌謠甚至採用了流行電影的歌曲模式。

但是,這類歌謠之所以流行,有另一種解讀方式。「如果塔利班有任何影響力而言,絕對是透過暴力、恐懼和恐嚇,而不是透過他們具有品質的論述。」北約副助理秘書長西亞(Jamie Shea)表示,他負責於安全危機處理。

在阿富汗南部和東部省份,有許多居民抱怨道,塔利班會恐嚇騷擾那些聆聽「粗俗」音樂的居民。「塔利班曾告訴我們,只能聽聖戰歌謠,不能聽其他音樂歌曲。」一名住在東部南加哈爾(Nangarhar)省的村民庫夏爾(Khushal)表示。

為了要避免騷擾恐嚇,越來越多阿富汗人假意扮成塔利班同情者,下載歌謠和鈴聲。來自東南部省份甘茲尼(Ghazni)的馬哈布(Haji Mahboob)表示,當地猖獗的塔利班有時會檢查民眾的手機。

「有一次,他們在路上把我攔下來,看看我的隨身聽裡放什麼歌……他們告訴我要聽聖戰歌曲和宗教歌謠,這樣我就不會再被騷擾了。」來自阿富汗東部的司機尼亞馬土拉(Niamatullah)表示。

在阿富汗和平計畫的推動下,部分塔利班軍事分子已放下槍枝,加入政府的行列。許多分析師認為,軍事分子可能會成為自己的敵人,因為他們為了散布塔利班歌謠所進行的威脅和恐嚇,反而讓民眾陷入支持軍事份子、政府或是外國軍隊的選擇難題中。

最終來說,阿富汗人民較有可能由戰士詩人卡塔克(Khushhal Khan Khattak)的作品中得到啟發。他雖然大多數人生都在征戰沙場,卻建議要謹慎使用刀劍。

「當和諧在手時,何苦尋求戰爭/當能和平度日時,何必高舉刀槍弓箭。」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