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建築捕雲去 青木淳

作者: 【文/郭書吟;攝影/何經泰;靜物攝影 吳晴中】 | 明報周刊 – 2012年4月7日 下午1:21

20世紀是建築與時尚互惠的時代,時裝品牌的符號不僅展現在商品上,還爬上建築的身,青木淳不僅把建築符號化,還想在建築實現他的「捕雲大計」。

日前路易威登出版部門將全球主要店鋪的建築設計集結成《Louis Vuitton: Architecture and Interiors》一書,並邀請合作10多年的日本建築師青木淳(Jun Aoki)來台座談。20世紀是建築與時尚互惠的時代,時裝品牌的符號不僅展現在商品上,還爬上建築的身,青木淳也是促成此潮流的名家建築師之一。他不僅把建築符號化,還想在建築實現他的「捕雲大計」。

當年對於是否要參與路易威登名古屋店的競圖,青木淳提到他自己也頗有疑慮,「學院裡普遍認為商業空間是一種消耗品,更替性大,總被認為不是那麼重要。」然而他最終說服自己嘗試看看,孰知竟以32歲新銳之姿獲得首獎,自此與路易威登合作多家旗艦店與專門店,成為該品牌「愛用」建築師之一。

遊走商業和建築之間10多年,青木淳解釋:「我們的商業和生活已不可分割,建築師的職責在於對人們居住的社會提出貢獻和設計提案。對建築師而言,即便是商業空間,都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隨用隨丟』,而是能持續為人所用。就像路易威登的品項能禁得起時間考驗,壞了能修、甚至傳家,這和建築人對於建築的看法頗為雷同。」

商業空間的壽命能有多長,不只是設計者的課題,和使用者也大有關係。無論是商品或空間,設計者和使用者都能依據使用行為,來決定它們的壽命。

《Louis Vuitton: Architecture and Interiors》撰文者之一Mohsen Mostafavi於序言中寫到,簡約主義是理解時裝及建築互動的最佳切入角度,而簡約空間被視為展示時裝最理想的方案,打從19世紀複製時代來臨,百貨公司櫥窗紛紛以最獨特的陳列,以吸引過客目光。既然有展示的需求,空間就得有容乃大。青木淳賦予內裝最大包容度的方法,就是「設計盒子」。用起來方便,又恰巧對應該品牌以旅行箱起家的寓意。

內裝脫不了盒子的範疇,便在外表大做文章──路易威登150年的經典monogram、根深蒂固的時尚「符號」,透過圖案模切、玻璃貼紋、鋼條金屬,鋪天蓋地在建築的皮層、立面、招牌大鳴大放。當你挽一只路易威登包,包上符號代表你的品味;如今這符號還爬上建築的身,彰顯品牌在都市裡的地位,形成大都會的街頭奇觀。

青木淳的設計確實體現「建築符號化」現象。他的立面設計常給人如夢似幻的錯覺,遠看質感輕透,近看卻是花花世界。在Art Talk座談中,他提及自己很喜歡「雲霧」的意象,看著不透明,實則是透明,多有幾分浪漫的想像。那些如夢如幻的感覺,都是他企圖把雲朵捕捉到作品裡,再融合當地街景與文化特色而成。

其實「雲」是不可捉的,雲說穿了就是水蒸氣的凝結,你抬頭望天,看得到一朵朵雲卻抓不著;乘著飛機遠看不透明的它們,又不知怎地穿過雲身去。然而青木淳卻想著要「捕雲」,又說相對於人類,建築是穩固的,人類卻脆弱而不穩定;呼應雲朵透明/不透明的特性,他也想在作品呈現穩定/不穩定的衝突。

→更完整的青木淳捕雲大計?詳見第140期《明周時尚》。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Yahoo!奇摩新聞粉絲團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